制作上瘾了?新作《剧场版 吹响!上低音号 ~誓约的Final》公开!

前不久京阿尼又冷不丁地爆出了大新闻。《吹响!上低音号》的全新续作就要来了!已经上映的《利兹和青鸟》广受好评,“二年级的久美子”正在制作中,动画爱好者们本以为京吹的故事将要落下帷幕,然而这部名为《剧场版 吹响!上低音号~誓约的Final》(『劇場版 響け!ユーフォニアム~誓いのフィナーレ~』)却被猝不及防地公开了。京都动画已经在官网上更新了主视觉图,并做了简要介绍(感谢韩老师的翻译):

这是戏剧性地描绘高校吹奏乐部员们青春的「吹响!上低音号」系列。

经历TV版和剧场版中的故事后,成为高中二年级的主人公黄前久美子,

在迎来的新的春天里,与加入吹奏乐部的“后辈”之间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

监督石原立带来的吹奏乐部的青春电影——「剧场版 吹响!上低音号 ~誓约的Final」将在2019年公开!

新生・北宇治高校吹奏乐部的青春就要开始了!

恕我直言,每次看日语都有一种逻辑不清成分残缺的感觉)简而言之就是,久美子高二了,又来了一大堆高一的新生,然后又发生了许许多多的“青春故事”。比起剧情,主视觉图才是最吸引人的,还是熟悉的京都腿,还是熟悉的高光,还是熟悉的站姿和坐姿,应该说风格与TV第一季、第二季十分统一(还记得第一季久美子高高抬起的肉感十足的腿嘛?还记得第二季久美子穿着蓝色的水手服在蓝色的天空下意气风发的样子?)。

京都动画在其推特上已经公布了各个角色的视觉图。

首先是这位名叫“久石奏”的,扎着红色蝴蝶结、披着齐肩短发、吹上低音号的妹子:

说实话小编对这种笑起来很甜的短发妹子毫无免疫力啊!

接下来是这位名叫“铃木美玲”的,剪一头短发、吹大号的妹子:

你看她凛冽的眼神,肯定是个御姐啊。我立个FLAG,她肯定是一个说话冰冷但内心火热的女孩子。

然后是这位名叫“鈴木さつき”的,扎着金色双马尾、戴蓝色小球头饰、吹大号的女孩:

哇,这笑容真的是让我欲罢不能。

最后,居然是个男孩子!居然是个男孩子!京都传统四人组合里,居然出现了一个,成单的男孩子!这个男孩子名叫“月永求”,拉低音提琴。你看他一脸志在必得又十分轻蔑的样子,说不定是个很强的提琴手呢。

这部新作剧场版将在2019年上映。后续信息我们会继续跟进。各位京蜜们好好期待一番吧!

小红的2017年动画推荐

GitHub版
小红的2015年动画推荐
小红的2016年动画推荐

2017版相对2016版的变化:大幅简化作品评论,推番就是让你们去看啊,我把要点都说完了就没意思了(而且写评论超累的,我懒)

冬季番

タイトル 作品名
この素晴らしい世界に祝福を!2 為美好的世界獻上祝福!2
ガヴリールドロップアウト 廢天使加百列
小林さんちのメイドラゴン 小林家的龍女僕
クズの本懐 人渣的本愿
政宗くんのリベンジ 政宗君的復仇
セイレン 清戀
風夏 風夏
亜人ちゃんは語りたい 亞人醬有話要說
リトルウィッチアカデミア 小魔女學園

真白赏:リトルウィッチアカデミア(小魔女學園)

リトルウィッチアカデミア

近年来难得一见的优秀原创动画,合家欢类型,适合向妹妹侄女之类的幼小女性亲属布教,作品在西方广受认同,用日式动画讲述一个Harry Potter风的故事,有趣的,去看

春季番

タイトル 作品名
進撃の巨人 Season2 進擊的巨人 Season2
夏目友人帳 陸 夏目友人帳 陸
冴えない彼女の育てかた♭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
エロマンガ先生 情色漫畫老師
ソード・オラトリア 劍姬神聖譚
月がきれい 月色真美
GRANBLUE FANTASY The Animation 碧藍幻想 The Animation
ロクでなし魔術講師と禁忌教典 不正經的魔術講師與禁忌教典
終末なにしてますか? 忙しいですか? 救ってもらっていいですか? 末日時在做什麼?有沒有空?可以來拯救嗎?
ID-0 ID-0
サクラクエスト 櫻花任務
Re:CREATORS Re:CREATORS

樱花赏:冴えない彼女の育てかた♭(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

冴えない彼女の育てかた♭

Episode8 フラグを折らなかった彼女→神回,满分,一本满足,不管你粉谁,去看 ~~然后你就是圣人惠的粉丝了~~

夏季番

タイトル 作品名
恋と嘘 戀愛禁止的世界
徒然チルドレン 徒然喜歡你
ゲーマーズ! Gamers 電玩咖!
NEW GAME!! NEW GAME!!
ようこそ実力至上主義の教室へ 歡迎來到實力至上主義的教室
天使の3P! 天使的3P!
Princess Principal Princess Principal

Read More »

感谢祭场贩物品repo

                                                       ​​​

       嗨,多磨!感谢祭通贩商品在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终于到手啦! (因为种种原因没有能去也只能给大家看看场贩的商品啦。哭泣)

本届感谢祭分为“吹响!从京都走向世界篇”和“京阿尼和Do的种种事情篇”

吹响吧!从京都走向世界篇

举办时间:2017年10月21日~10月22日

传递!京阿尼&Do的世界篇

举办时间:2017年10月28日-20月29日

Read More »

《利兹与青鸟》——山田尚子监督访谈

原文链接:http://liz-bluebird.com/interview/

骨子里散发清香的题材

请您谈谈当您接到监督一职时的感受。

读完原作的剧情,我觉得这部作品拥有武田老师独到的风格,是骨子里散发清香的题材。虽然是日常性的题材,但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作品采用了许多日常题材所没有的新鲜的切入点。我想把原作拥有的透明般自然而然的空气感化为影像。我在《吹响!上低音号》系列中担任演出一职,一路走来,对这部作品太熟悉了,正因如此,我才会想到应该能从原作中找到这一次的切入口。我把这些想法和本系列的石原监督以及各位STAFF商讨之后,这一部动画电影的制作就应运而生了。这一次描绘的故事不在集体,而在个体,所以我会非常注重积累细微之处的变化。

「喜欢」的形式

本次故事的中心是霙和希美,请谈谈她们俩的事情。

希美是元气开朗、喜欢音乐、吹长笛的活泼女孩。霙就是被这样的希美主动搭话了。一直以来霙总是孤身一人,希美主动的交流让霙重回属于自己的世界。这时候霙重新认识到,希美已经成为自己的世界中的全部。霙认为希美是她世界里的全部,对希美抱有的“喜欢”的形式,以及希美对霙抱有的“喜欢”的形式,二者无论如何也无法一致吻合,这部作品要深入挖掘的就是情感形式之间的差别。她们相互间都抱有好感,这种关系必须要有兴趣才得以维持,可两人的情感形式却怎么也不能相互吻合。但两者的情感形式绝不仅仅只会一味地交错。就好像大小不一的齿轮在某一瞬间动作重合,我希望描绘的正是两人重合的那一瞬间。

感受到这部作品拥有十分细腻的气质。

首先我是想把原作中体会到的两人故事的印象原封不动地适用于影片中来。然后,当霙和希美的烦恼忽然一下子出现在她们的成长过程中时,不放过她们细小的变化和察觉。结合这部电影的内容,我想用最好的形态展现出来。我和负责角色设计的西屋先生也谈过这些,最终完成的设计就是现在我们看到的。在最后定稿之前他画了好几种,但他内心深处还是有一个确定的方向,所以成稿没有太大的变化。像下巴是尖的还是圆的这类问题,只要有一点点小变化就会给人截然不同的印象,对此我很感兴趣。最终,线条的粗细……我认为我们做出了能使人感受到片刻虚幻的最佳形态。

能够感受到上色也营造了一种令人安心的氛围。

这次想要一笔不漏地描绘出「少女的叹息」一般悄然细微的东西。因此,哪怕是视线挪开的细节也是她们流露出的细腻情感,这些地方我都会格外注意。屏住呼吸、凝神记录。仿佛我们是透过玻璃注视着她们,细致的颜色搭配会让人感受到一旦触碰就会消失一般的脆弱与虚幻。

Read More »

小红的2016年动画推荐

本来写了一个2016年的推番,后来因为在写2015年版的时候重新设计了奖项,而且之前那个2016的版本没有任何介绍和说明就感觉很烂,所以干脆重写一个

另外各个门类的单独奖项设计也从2015版的,灵感来自J.C.STAFF30周年纪念PV的5分类设计改为参照Netflix的8分类设计,能够推荐更多优秀作品,并预计在今后的2017版里继续流用这种奖项设计。各个奖项下的推荐作品也有与之前发布的初版有所出入的地方,选择作品的时候更加考虑作品本身的质量而不是之前的更加偏重观看时的感受,总之,这是个全新的推番文

2016年对我来说是印象比较深的一年,因为我终于跨出了留学这一步,来到了这个我很喜欢的国家。这一年也有很多其他的事情,比如3月被露子劝诱进京都动画圈然后开始作翻译君,后来甚至还试着自己完成从听译,打轴到压制的一整套工作,想想也是很有趣的,当时还是闲啊……刚来日本的一个多月感觉什么都很新鲜,从电车到街边的看板再到周围的一戸建,都是以前从未见过的东西,用我跟日本人描述的话说就是“就像一个幼儿园小孩第一次被妈妈带着上街一样”,不过这个比喻也确实很有现实性的,当时我无论是语言能力还是对日本社会的常识认知可能真的不比幼儿园的孩子强,唯一有把握超过日本小朋友的可能还是汉字认的超级多吧wwwww刚到立命館的时候因为语言能力比较强所以经常帮忙陪着其他中国留学生去生協办租房手续什么的,以至于现在虽然我可能一个学期只去生協一次但是生協的staff们都能一眼叫出我的名字。最开始的两个月没有信用卡,于是办不了日本的SIM卡,没有手机号就很难买任何需要运到我家的东西,家具电器什么的都是不存在的,所以那两个月我家徒四壁,完全就只是个睡觉的地方,家里的电器除了各种电源适配器就是一个顶灯,第一个月只用了几度电,当时不知道怎么交电费拿着电费单跑去生協问结果电费单被生協的叔叔阿姨们传阅了一圈,惊呼这种生活不可想象……

Read More »

《リズと青い鳥》预告公开,还有新的人设与主视觉图

将于4月21日上映的电影《リズと青い鳥》(《利兹和青鸟》)的预告公开了。大家一定迫不及待地想观赏一番吧!在这里我们附上最新的预告,感谢韩老师为我们翻译了预告,瞳子为我们制作了字幕:


在预告中,京都动画公开了两名新角色,分别是童话故事《利兹和青鸟》中的“利兹”和“少女”。童话故事的场景也出现在了预告中,不难看出京阿尼想用童话故事比喻霙和希美的关系,并引出霙和希美的故事。尽管这是一种常用的套路,但是京阿尼运用的不多,不禁让我们京蜜十分期待。京阿尼能否将两个故事融合地自然呢,能否让剧本扣人心弦呢?这自然要等到电影上映之后才能揭晓了。

不仅如此,京都动画官网也放出了各个角色的新人物设计:

Read More »

泪与笑的海角《豆大福与柚季君》

馅子独自坐在柜台后,俯在陈列着玲琅满目的豆大福的柜台上,百无聊赖地看着玉屋外寂静的商业街。

“啊,好无聊啊……”她叹了一口气。

一阵凉风从门帘缝隙里吹来,刮得馅子手疼,她不禁将双手塞入围裙口袋,寻找一丝温暖。“哎呀……”馅子摸到了装在围裙口袋里的菊石,那是柚季君春天的时候送给她的礼物。她将菊石标本拿出来捧在手里,仔细端详着它。沿着菊石的螺纹抚摸它淡黄的表面,馅子仿佛看到柚季君的面孔。她不禁抿起嘴巴,把涨红的脸埋在胳膊里,生怕别人看到。

“说来,柚季君说过,正月的豆大福,他还要来我们家买呢。”馅子小声嘀咕着。

这时,门外传来银铃般的笑声,是玉子和饼藏回来了。他们俩手牵手走进玉屋,玉子一如既往地开朗地大喊道:“我回来了!”饼藏则礼貌地寒暄道:“下午好,馅子!”

“下午好,饼。”馅子软绵绵地答道。

“明天又是新年了,馅子!今天晚上我们要好好忙活一下了!一起加油吧!”其实今天是玉子的生日,但是这位玉屋的长女满脑子都是麻薯,正迫不及待地为新年的豆大福做准备呢。

“我也来帮忙!”饼藏想多跟玉子呆一会儿。

“饼藏不去自己家帮忙吗?”

“其实,我更喜欢玉子家的豆大福!”

玉子双手捂着嘴笑了。她放下书包,从里面拿出一个盒子。“呐呐,馅子,你看,这是饼藏送我的生日礼物哦。每年都因为新年忘记了自己的生日呢,但是今年饼藏送我了一个麻薯娃娃。你看,可不可爱?”

看着满脸幸福的玉子,馅子内心很是嫉妒,但她依然装作平淡的样子,答道:“姐姐,赶快开始做明天要卖的麻薯吧!”

“啊,馅子,对姐姐温柔一点嘛!”

明天是新年,柚季君会来买豆大福。馅子心里想的正是这件事。她想把自己捏出来的豆大福送给柚季君,让他夸奖自己的手艺。

Read More »

春日しゅぎ《凉宫春日的厌倦》

凉宫春日的厌倦——凉宫春日剧场续写

序章

在巨大的轰鸣声中,随着巨龙从城堡的方向腾空而起,我知道,我们又失败了。

不知是被何人以何种目的丢进这个模拟世界,更不知在这个世界中度过了多少个轮回。我们总是在目标即将完成的那一刻失败。春日似乎对于这无尽的冒险感到有趣,我却一点也不这么认为。

“还是…没有完成吗……”

朝比奈学姐略显低沉地说道。

瞧吧,让朝比奈学姐宛如天使一般的脸庞露出黯然之色,任何一个普通男子高中生,看到这一情景都该感到愤慨。

“喂,古泉。你觉得我们什么时候能够逃出这个轮回?”

古泉脸上一如既往地挂着假笑,真是个欠揍的家伙。呀嘞呀嘞,身为神仆的你,看到春日现在的状态,想必不会有什么不高兴的吧。

“不高兴?这种心态,或许并不是不存在呢。凉宫同学的忍耐性也不是无限的,若是这个轮回一直持续下去,哪怕是凉宫同学,也迟早有一天会崩坏。至于何时能够脱出…这个问题,或许问长门同学比较好呢。不过长门同学现在应该处于观察者的立场,恐怕是不会提供太多信息的。“

“惩罚。”

熟悉的话语,再次响起。叹气这种事情,虽早已知道是无意义的,但还是忍不住去做了。转头望向长门——那仿佛无所不能的大明神,我却无法从她那无机质一般的眼中读出什么。

“放心吧,没问题。”

长门没有回望过来,只是从嘴中淡淡地吐出这句话。从某一个轮回开始,长门便一直向我重复着这句话。而我也对此深信不疑。依靠着这句话,我在未知的前路上不知行进了多久。当然,我依靠的还有——

“啊啊,真是的,这次怎么又搞砸了啊!实玖瑠,说了多少次,那根法杖是用来施法的,不是用来变魔术的。阿虚也是,附魔能量都已经没有了,不知道用灵魂石填充吗?”

呀嘞呀嘞,听着耳边团长大人的牢骚,真不想承认这是我前进的一大支柱。容我向各位介绍,没错,这正是北高的常识级人物,拥有着无限可能性的SOS团团长——

“喂,阿虚,听到没有!“

“什么啊,那仅有的三颗灵魂石不是全都被你装饰在你的剑上了吗。“

“不是这事!阿虚,你刚刚究竟有没有听我说话?快看周围!“

对于身旁快速变化的景色,我早已习以为常。这一次,想必也没什么不同吧。那时,我确是这么想的。

“这是……”

身旁传来古泉略带疑惑的话语,仿佛是为了不给我思考的时间,一座座高楼在我们身旁迅速成型,而在周围出现的标志牌,都向我们传达着同一个信息。

这里是日本。

Read More »

小石头《神秘的来客》

前言:小石头时生另一个圈名!本文是在下个人的参赛作品,不代表任何组织和单位,未经作者许可,不得私自转载

 

剧情提示:本文是发生在古典部系列第一卷《冰菓》之后的故事

 

 

六月的下午,闷热的天气使人昏昏欲睡,而“勤奋”的社员们依旧不知疲倦的在讨论着某事,所幸这次的主角是伊原,如果换成千反田,一定会将我也强行带进她的“麻烦”之中。我打了个哈切,将手肘撑在桌子上,用手掌把脸颊拖起,继续看着廉价的平装书。

时钟滴答滴答的敲打着,钟摆的节奏使人沉沦在其中,恍惚见来到一片森林,森林里树木葱茏,绿叶繁茂,我在一颗树下躺了下来,阳光透过森林见的缝隙,照射在草地上。一阵微风吹过,让稍有烦闷的内心放松下来。仿佛间可以听见悦耳鸟叫声……

「折木……」

 

幻听?

 

「折木……折木同学」

 

我坐了起来,声音仿佛从四周传来,但各处都找不到任何踪迹。

「折木同学……折木同学」

 

声音越来越大,一遍又一遍环绕在我的耳边

「折木同学」

 

我睁开眼睛,晃了晃脑袋,映入眼帘的是一头黑色长发,和可爱的脸蛋

「太好了,折木同学醒了」

 

我揉了揉眼睛,看了看身旁的千反田,又看了看里志旁边的两人,那是我从未见过的人

「兔女郎!折木同学知道兔女郎是谁吗?」

千反田还是一如既往地直率

 

「兔女郎?」

 

里志见状,连忙过来解释

「事情是这样的,天文部为文化祭准备的道具失踪了,两位分别是泽木口学姐和吉原同学,而且我们之前也看见过一个兔女郎,所以我猜测两者见肯定有关联,所以,嘿嘿!」

 

说完后里志的嘴角便上扬,然后做出得意的表情。接着便是里志所期望的展开,千反田就将头凑到我面前,瞪大眼睛,面色潮红

「道具为什么会失踪?兔女郎又是谁?我……」

 

里志总是想方设法的让我推理那些千反田感兴趣的事件,而一里志的引导下,千反田的“名言”一定会脱口而出

「我知道了,那位兔女郎你见过吗?」

Read More »

小青蛙《农场主与自动书记人偶》

她走了,丢失了所有武器之后走了。不过她又能有什么武器呢?只有忠贞。她的忠贞,她从一开始,从第一天就给了你,仿佛她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没有任何别的东西可以给你。人们从她身边经过,一副无动于衷的表情,在这短命的城市里,一条河,一个世纪复一个世纪地流淌而过,人们根本就无所谓。而她却一直望着河水,她能感到的,只是无尽的悲哀。因为她明白她所看到的,是永别,永别生活。事实上只有三种人适合结婚:傻瓜、恶棍和牧师。牧师习惯受缚于义务,恶棍希望他的太太不贞,傻瓜则相信他的太太是忠实的。她一定是不希望你这样的,因为她正是带着对你的希望,生活,生活,生活。没了你,生活便将带着她所有的色彩而去,在她的视野里一一消失。那么最后,你要去追她吗?还是不去?不过她会回来的。

 

拿着一封抽屉的夹缝中掉落出的略微发黄的信,良久,手一直在颤抖。那个被雨滴切断了阳光的夏天,那个真如人偶般的女孩,将我的色彩追回的女孩。记忆逐渐变得清晰,真是不该,连薇尔莉特这个名字都差点离我而去,不过,现在好多了,她,或许也很好吧,说不定已经找到她曾经苦苦追寻的意义了。那我也要替她感到高兴呢,为她,为她给人们生活照亮的光。斯卡利特掌心合十,在心中默念着。

 

在那个手提着浅蓝与白色相间的条纹花伞和提包的女孩翻过小山,也就是那些到处都是的微微隆起的土堆的时候,斯卡利特就已经注意到她了。是她吧,她想,尤季诺太太——克里斯蒂安——雇来的人偶。她朝马厩后面靠了靠,大概这样就不至于让人一下子瞥见了,哪怕她明白再怎么躲避,她们也迟早会见面的。

女孩的头扭过来了一次,适当的角度,让她的容貌在斯卡利特的脑海里再也挥之不去。仿佛诞生于月光中一般璀璨的金发,碧蓝瞳孔中闪耀着宝石的光辉,饱满的唇瓣涂抹得明艳而红润。普鲁士蓝的紧身短上衣下,是用缎带装饰的雪白布拉吉连衣裙,缀着不同于碧眼之色的祖母绿胸针。人偶就是这样的人吧,斯卡利特想。女孩马上就把头转了回去,她正在集中精力应付着这条让雨水弄得满处是车辙和水坑的砾石路,时不时地还得伸出手,拨开前面的树枝,免得一小阵雨撒在自己的头上。可她沉稳而端庄的步伐也难免让可可棕色的长筒皮靴粘上了些泥水,以及那副表情,很决绝和下了狠劲的样子,却好像在为自己的认真而暗自发笑。她的胸针似乎有一瞬间闪了一下——那是在询问,还是在希望——斯卡利特的身子不住又往后缩了缩。

等到她走远,斯卡利特才从马厩里走出来。骑马场空旷冷清,尽管已经好好地树了告示牌,每个能想到的地方也都去贴了广告,可这毕竟已经像是一片垃圾场了。天气阴沉,巴纳又在家里为了整修棚顶的事情大吵大闹的时候,她总是喜欢来马厩的。这儿的马儿在她心情不好的时候是不大肯搭理她的。不过这儿还有伊曼,那只可爱的小山羊,看见她便会跟上来,用毛茸茸的脑袋在她的裤脚上蹭来蹭去。哪怕现在伊曼已经不见了,斯卡利特还总是想到这来看看,保不准这小家伙找到相好之后就会回来呢。

昨天还有前天晚上,她都梦见伊曼了。在第一个梦里,伊曼径直走到床前,头上坐了一只青蛙。而在第二个,也就是昨晚的梦里,它看到斯卡利特德走来,就跑了出去。它的腿似乎受伤了,跑的时候一扭一扭,但是莱德要追上它仍是要花费不少力气。斯卡利特被它引导着气喘吁吁地跑到了一道铁丝网栅栏前,这似乎是之前战争的遗物。还没等斯卡利特将累弯的腰挺直,伊曼便从那底下钻了过去,受伤的腿和整个身体,钻了过去,像一只白蝾螈一样。斯卡利特跟上前去,却什么都看不见了。

斯卡利特很失落,显然伊曼还没回来。巴纳也是这么说的,不过那个家伙最近总是喜欢把话题转移到另外的东西上去。刚刚明明是在问伊曼的事情的,最后却还是变成了那样。

Read More »